^
  •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公司新聞

    深圳商報采訪達實智能董事長劉磅,全面回顧企業25年發展歷程

    瀏覽:
    達實智能風雨25年,也是深圳特區發展40年的縮影。

    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,深圳從當年的小漁村成長為高新企業云集的大都市,遍布全深圳的高新企業可以說是發展背后的一個巨大助力。2020年4月22日,深圳商報記者來到達實智能,就深圳經濟特區建立四十周年一事,對達實智能董事長劉磅進行采訪。

    達實智能是如何從零起步成為物聯網巨頭的?達實智能25年來經歷了哪些轉折點?達實智能在粵港澳大灣區和雄安完成了哪些令人矚目的項目?本次特別訪談,為您揭露背后的故事。

    image.png


    以下為訪談簡述


    您是1988年研究生畢業后去的深圳,您還記得當時的深圳是什么樣子么?

    劉磅:當時我還是個窮學生,看深圳簡直像天堂。整個深圳,除了公交車是國產,其他的交通工具都是進口。餐飲上,有大量的高檔餐廳,買油條、買粥的去處不多。喝的飲料都是進口易拉罐,國產的茶很少。


    這一切帶來了巨大的沖擊。窮則思變,讓我們產生了創業的最原始的動力和想法。

    深圳商報:1988年,您研究生畢業為什么選擇去深圳呢?
    劉磅:我讀研究生是在中南大學,離深圳比較近。而我大學是在合肥讀的,當時的合肥是中國改革開放思想的發源地,那個大環境讓我們萌生了實業報國的想法。1988年改革開放在深圳進行得火熱,正好就跟著系統分配南下深圳。

    從1988到1995,您在7年間如何摸索到創業這一步?
    劉磅:我經歷了3個階段。第一階段,系統分配到深圳,做技術開發做了2年,感受到巨大的物質差異,萌生創業思想。

    第二階段,加入國營公司,承包其中一個業務帳號,挖掘第一桶金。當時深圳的發展主要靠國家進出口政策。我們把國外先進的工業控制器從香港進口到深圳,再賣到全國各地,做了2年多時間。

    第三階段,我在中國航空航天進出口公司旗下的一個公司里面做承包經營。恰逢一個朋友的公司嚴重虧損,急需注入一個新團隊。有位老領導當時告訴我:發展自我,報效祖國。我就帶領十幾人的團隊,入駐嚴重虧損的公司,打拼3年,扭虧為盈。

    三段經歷讓我思考了很多,決定還是要自己創辦公司。

    1995年當時還沒有物聯網,你們創業是什么狀態?怎么拿到第一筆業務?
    劉磅:當時的創業靠一個人是不行的,是我們幾個碩士同學一起創業,采用集體創業的方式發展。當時我們做代理進口的業務,我個人在這個領域比較早從事技術工作,又是碩士研究生,所以我們參加行業技術會議,逐漸開始做市場營銷。我的第一批產品還是賣回母校中南大學。當時使用和采購我們這套系統的講師,如今已經成為中國自動化屆的最年輕的工程院院士了。


    當時您是在哪里創業呢?

    劉磅:在深圳的上海賓館旁邊的一個大酒店,租了一間酒店的辦公室去運營和發展。大家有時候工作到很晚,就住在地毯上,那里是最早孕育達實的一塊土壤。

    發展25年,達實經歷了哪些重要的轉折點?
    劉磅:2020是深圳經濟特區40周年,也是達實25年。而實際上達實正是深圳發展的一個縮影。

    第一階段,深圳依靠黨的政策紅利發展,而我們是做代理進口分銷業務。第二階段,深圳進入來料加工階段,做進口加工再銷售。我們從代理進口業務進化到系統集成業務,把買來的設備應用到工廠的自動生產線上。第三階段,深圳很多設計院、研究所開始做系統集成的業務。我們也開始做基于自主產品的解決方案的研發和創新。
     
    這25年里,達實經歷了哪些非常艱難的時刻?
    劉磅:我們遇到了3次歷史危機。1997年,國家投資拉動經濟,當時市場上有兩大機會,一是高速公路的建設,二是糧食倉儲系統的建設。我們抓住了中國糧食倉儲建設的機會,自主研發糧食倉儲的糧食監管系統,測控系統等產品,一躍成為行業的主力。

    2008年,國家投資軌道交通業務,達實伴隨著城市軌道交通規模化建設,面向全國推出我們的產品——創新研發的軌道交通的綜合管理控制系統,我們也走出了金融危機的困局。
     
    去年遭遇中美貿易戰去杠桿,今年又遇到疫情。國家提出用“新基建”帶領中國公司走出困境。我們也基于5G物聯網產品的研發,通過物聯網產業參與到“新基建”當中去。

    每次危機,我們都能轉危為機。
     
    您能否對5G時代做個詳細描述,拉近我們對5G,對物聯網的一個認知和聯系呢?
    劉磅:5G具備高帶寬、大連接、低延時三大特點。比喻的話,就是大連接能讓每一粒沙子互聯互通;高帶寬可以1秒下載一部電影;而低延時能給物聯網帶來質變。比如5G可以在20毫秒內實現通信,那么在深圳按下開關,20毫秒內,上海的燈就能點亮。它帶來的意義就是我們可以在云端做集中管理和控制。
     
    這就提到疫情中的一個故事。抗疫階段,我們接到溫州市政府的求助,幾千人要在樓里辦公,希望我們可以提供技術支持,幫助抗擊疫情。溫州市政府提出要求,能否通過門禁管控系統,實現16批次員工分批吃飯,減少感染風險。

    當時我們負責研發的同事在湖北咸寧,負責測試的在深圳,負責下載運營服務的在杭州,大家都去不了溫州。于是就異地協作,各自在家里辦公,只用了6個小時,就全線升級物聯網系統,滿足了政府的防疫需求。
     
    假設不只是溫州,全國各地都提出這樣的需求怎么辦?那如果5G時代來臨,我們可以把系統移動到云端在云端升級,讓一類用戶都可以升級使用。系統都放在云端,誰來看管大數據呢,這就要用到人工智能。那安全和加密問題怎么辦呢?這就涉及到邊緣計算和區塊鏈等等。

    針對5G,達實做了哪些準備?

    劉磅:關于5G,相關的行業標準還在制定和落地。而我們也和華為、中興等企業合作,在物聯網終端產品做研發,做物聯網管控平臺的準備工作。我們把這些智能終端和智能管控平臺組合成解決方案產品,應用在醫院、地鐵、數據中心以及智慧辦公、園區等各個細分市場。

    比方說,這次疫情,我們參與建設了16所醫院,包括武漢雷神山、深圳“小湯山”、北京“小湯山”、雄安三縣醫院等等。這些案例,充分展示了物聯網技術在智慧醫院領域的廣泛應用。

    這次達實公司抗擊疫情,是自下而上的,許多員工主動支援各地醫院建設。這反映的是去年我們公司在企業文化建設方面的成果。通過企業文化的學習和教育,員工的心靈品質得到了極大的提升,新冠疫情,可以說對我們過去的一年做了一個很好的檢閱。

    我們第一批去往武漢的同事連口罩都沒有,后來還是借的;我們咸寧的同事,一路找縣、鎮、市開證明,才得以去往武漢支援雷神山;我們還有同事從寶雞開車出發,去到西安接上另一個同事,連夜驅車1000公里趕往武漢......

    以前碰到大災大難,我們捐錢就算完成任務。現在不僅是捐贈物資,還全球采購物資,員工更是沖上第一線。我們搶建,捐贈的故事,獲得了相關政府的贊揚。我們把防護服在最緊急的時刻送到第一線,支援了62個城市,104個醫院。這是我們對醫護人員發自內心的援助。做企業其實就是做人,把人做好了,就贏得用戶信任。把事情做好,就贏得用戶由衷的感謝,就會激發我們心中的能量。

    2019年,我們確立了企業的使命——萬物智聯,心心相通。還確定了我們的價值觀——實則恒心如一,達則兼善天下,再加上企業戰術、戰略,這就構成了我們的企業哲學,有了正確的方向,就能建成一個偉大的公司。

    北在雄安,南在粵港澳,達實智能在這兩個關鍵的經濟區都做了哪些工作?未來計劃還有哪些?
    劉磅:我們是第一批去雄安的企業,而且一直堅持到現在,獲得了重大的發展機遇,比如雄安市民中心建設的機會。我們為市民中心提供了行政辦公社區全面物聯網的解決方案,還以參建單位身份獲得了魯班獎。

    2018年,雄安的建設不像深圳前海這樣迅速地、大規模地展開,因此走了一批企業。我們卻還在堅持,我們心中篤信國家大事,千年大計。因此,雄安也讓我們參與了負壓隔離病房建設的機會。我們在雄安扎根,在北方就有了總部基地。
     
    除此之外,在粵港澳地區,我們還把物聯網整體解決方案應用到了細分領域,比如深圳地鐵、深圳技術大學、平安金融中心、市民中心、汕頭醫院等。

    現在您最開心的事情是什么?對于今天的一切,您最希望感謝誰?
    劉磅:

    當初創業,最開心的是有訂單。現在則是我們的員工和客戶獲得了心靈品質的提升,這說明我們為大家的幸福生活帶來了一點貢獻。目前,我們國家進入了物質極度豐富的狀態,我們希望通過有形物聯網產品的提供和應用,帶來心與心的連接,共同提升大家的心靈品質,奔向幸福生活。


    要說感謝,以前我們習慣把小小的成績歸功于勤奮和努力。現在發現個人的勤奮努力占很小部分,要感謝的是時代和國家帶來的機遇。


     
    關于未來的計劃,達實現在才25周歲,只過了四分之一世紀,我們希望能把達實做成“百年老店,所以達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
    >
    国产 亚洲 欧美 在线 中文,中国videoses18,国产一区二区,伊人久久综在合线影院